邢建方與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等鐵路旅客運輸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文書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發表日期: 2019-12-23
關聯企業:
關聯律所:
文書正文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京7101民初1205號
當事人信息
原告:邢建方,男,1971年8月21日出生,漢族,住北京市昌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自華,河北鼎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復興路**。 法定代表人:趙春雷,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許瑞洪,男,該公司副處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靜星,女,該公司法律顧問。 被告: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復興路**。 法定代表人:陸東福,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森,男,該公司員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杜鵑,女,該公司員工。
審理經過
原告邢建方與被告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鐵路北京局)、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家鐵路集團公司)鐵路旅客運輸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20日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當事人和委托訴訟代理人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求
邢建方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依法判令被告退還我184.5元車票款;2.依法判令被告賠償因違約造成我的經濟損失22304元及來往交通費損失91.2元,以上合計22579.7元;3.依法判令被告就其耽誤我的行程時間以及不專業的答復公開賠禮道歉;4.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2018年8月12日晚我通過X官網購買了一張北京南站至濟南西站的高鐵車票,車次G265,發車時間2018年8月13日,行程07:45至09:33。接近進站時間,我發現南站顯示屏提示車輛晚點,具體出發時間待定,大約一小時后,我通過閘機進站上車,但是車門關閉后,G265列車并沒有出發,大約等了一小時,還是沒有出發,此時列車長說車輛發車時間不定,有要退票的可以下車。面對無限期等待,為減少時間上的進一步損失,我選擇了下車。從閘機出來后,發現南站大量旅客滯留,在無人帶領的情況下,我到了售票窗口,看到全是等待退票的人員,工作人員用廣播告知大家不要等待了,可以網絡退票或者30日內退票。為減少不必要的排隊時間,我直接坐地鐵回家,當天通過X電話四次咨詢,工作人員告知,延誤退票需要當天開車前退票。8月14日上午,我到北京南站一層窗口要求退票,被拒絕退票,工作人員告知可以到候車大廳咨詢。經咨詢值班經理,仍告知與X答復一樣的內容。雖然我一再陳述本次退票是因為被告無期限推遲開車原因造成,而且是經過我與列車長協商一致的結果,但仍被拒絕退票。本案中被告違約在先,且因被告原因致使合同目的無法實現,已經構成根本違約。我作為一名專職律師,因被告的延誤無法乘車以及被告拒絕退票,兩次耽誤我來往南站的時間長達8個小時,給我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故我現訴至法院,請法院支持我的訴訟請求。
被告答辯
中國鐵路北京局辯稱,要求駁回邢建方的全部訴訟請求。2018年8月12日晚由于大風刮起案外人彩鋼板砸壞我方電力設備導致大量列車停運,我方第一時間進行搶修,為保證乘客安全,導致邢建方購票的列車未能按時發車。G265次列車2018年8月13日的發車時間應為7時45分,實際是11時05分從北京南站開出,晚點3小時20分,因此該趟列車并非停運,而是晚點。晚點后我方在第一時間告知旅客,可以等待或者退票,當天開設了28個退票窗口,我方廣播中也說明當日24點前都可辦理退票。因此,邢建方完全可以當天辦理退票,其在起訴狀中也提到車站工作人員讓其退票,并非讓其回家。故邢建方沒有退票成功并非我方不辦理,是因為其自身原因未退票,其要求我方無限期延長退票時間無依據。X網站中的北京客服中心是中國鐵路北京局的,客服中心對于接打電話和答復邢建方不存在任何過錯,都是按照規定答復的。邢建方要求賠償其經濟損失無法律依據及事實依據,亦未提交相關證據予以證明,故應當予以駁回。本案不存在應當賠禮道歉的法定情形,邢建方關于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應當予以駁回。本案訴訟系邢建方自身原因導致的,故我方不承擔訴訟費。 國家鐵路集團公司辯稱,中國鐵路總公司(以下簡稱鐵路總公司)是經國務院批準成立的國有獨資企業,中國鐵路北京局等各鐵路局集團公司是客貨運輸經營主體,是鐵路運輸的實際承運人,旅客通過購票乘車與各鐵路局集團公司產生合同關系,與鐵路總公司不產生運輸合同關系,這是自鐵道部建立、鐵路總公司承繼鐵道部企業管理職能以來一直堅持的管理制度。假設邢建方將鐵路總公司作為鐵路運輸合同的主體、列為被告的理由成立,那么每個旅客、貨主發生爭議就沒必要找全國各鐵路局及其所在法院解決,直接找鐵路總公司及其所在地法院訴訟即可。這樣一來北京地區法院將面臨成千上萬的鐵路客貨運輸案件,這違背了國家有關鐵路案件管轄制度設計的初衷。其次,邢建方以客服中心電話及票款進入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賬戶為由將鐵路總公司列為被告,無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邢建方咨詢電話的主體為北京鐵路客服中心,隸屬于中國鐵路北京局,而非鐵路總公司。而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類似于銀行和微信平臺,只是資金代收代付的第三方平臺,各鐵路局集團公司使用銀行卡等電子支付交易的客貨運輸票款進入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賬戶后,又定期分批分次清算給各承運合同主體,因此不能以票款曾經流入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為由追加我公司作為被告。綜上,邢建方將我方列為被告無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其是與中國鐵路北京局建立合同關系,中國鐵路北京局才是適格主體,故請求法院駁回邢建方對我方的起訴。
本院查明
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邢建方于2018年8月12日通過X網站購買了一張從北京南站到濟南西站的車票,車次為G265,發車時間為2018年8月13日7:45,票價184.5元,支付記錄顯示的收款方為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2018年8月13日上午7:00,邢建方在北京南站完成取票。受天氣原因影響,當天北京南站始發的大量列車晚點,部分列車停運。邢建方在上車一段時間后因其所乘坐的G265次列車未能確定發車時間,故其在列車長打開九號車廂車門允許乘客下車時選擇了下車,但當天未辦理退票手續。后邢建方于8月14日上午到北京南站要求退票,工作人員告知其晚點車需在當日24點之前辦理退票手續,因邢建方已超過規定的退票時間,故無法辦理。 關于本案G265次列車的承運人,邢建方表示其認為是鐵路總公司,因為在X網站購票時票款進入的是鐵路總公司的賬戶。對此,中國鐵路北京局和國家鐵路集團公司均不予認可,其表示G265次列車的承運人是中國鐵路北京局,該局是國家鐵路集團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兩者均為獨立核算的法人;X網站的運營主體是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鐵科院公司),也是國家鐵路集團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邢建方的購票款雖然進入的是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的賬戶,但該中心只是一個交易平臺,相關票款已經清算給了中國鐵路北京局。 關于停運車和晚點車退票時間的規定是否向旅客進行了告知、通過哪些途徑告知一節,經詢問,中國鐵路北京局陳述只要晚點不能正常開的車都會告知旅客,在開車之前就會告知,主要通過電子顯示屏、車站廣播、列車長等進行告知,而且乘客也可以自己主動詢問車站的值班經理和工作人員,但具體的退票時間規定在退票窗口沒有張貼告示。對此,邢建方不予認可,其表示廣播當時只說了30日內退票,并沒有說當天24點前退票的事情,當時北京南站所有的車都不能發車,所有退票窗口都排滿了人,所以廣播中反復強調30天內都可以退票,讓大家不要排隊了,目的就是要疏散人群。 關于晚點車當天辦理退票手續的規定依據,經詢問,中國鐵路北京局稱相關法律法規、部門規章對此都沒有細化的規定,是根據《鐵路旅客運輸規程》(以下簡稱規程)第四十八條的規定以及具體情況調整確定的,這是規程賦予鐵路運輸企業的權利,考慮的主要因素包括當日賣票的張數、旅客能否在規定的時間內辦理完、鐵路運營情況等,以盡最大努力保障旅客的權利。對此,邢建方稱:規程第二十六條規定“因列車滿員、晚點、停運等原因,使旅客在規定的有效期內不能到達到站時,車站可視實際需要延長通票的有效期;延長日數從通票有效期終了的次日起計算?!备鶕摋l規定,晚點車的退票時間至少應當延長到次日,而且根據中國鐵路北京局的陳述,當天開設了28個退票窗口,也可以說明當時沒有發車的時間,故所有的窗口都可以退票。 關于經濟損失,經詢問,邢建方稱不能提交客觀證據予以證明,但通過常理可以推斷,律師的時間具有很高的價值,本案因為乘車和要求退票往返北京南站、因為訴訟往返法院都耽誤了不少時間,根據相關調查報告,2018年律師費平均每小時的費率為人民幣2788元,那么按照8小時計算就是22304元,這是酌情主張的時間損失,實際的損失大于該數額。關于91.2元的交通費損失,邢建方僅提供了16.8元的滴滴出行截圖予以佐證,其表示其余都是刷交通卡乘坐地鐵發生的,無法提供證據予以證明。 庭審中,經本院詢問,雙方當事人均認可在X網站可以購買發往全國各地的火車票,且網絡訂票成功后在全國各地火車站的自動售票機和人工售票窗口均可以取到票。經當庭查看邢建方提交的紙質車票,其背面的《乘車須知》包含有如下內容:遇運行圖調整導致已購車票列車運行時刻變動的,鐵路部門免費提供改簽、變更到站及退票服務;未盡事項詳見規程等有關規定和車站公告。 另查,鐵路總公司于2019年6月14日經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名稱變更為國家鐵路集團公司。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結合庭審情況,本院歸納本案爭議焦點如下:第一,本案鐵路旅客運輸合同的主體如何確定?第二,中國鐵路北京局限定案涉晚點列車應當在當日24點前退票的做法是否妥當?本案是否應當退還邢建方票款并賠償損失?對上述雙方的爭議焦點,本院將逐一進行評說。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邢建方主張其購票渠道為X網站,且票款的收款方為鐵路總公司資金清算中心,故國家鐵路集團公司應為其旅客運輸合同的相對方。對此,本院認為邢建方的上述主張,依據不足,本院無法予以采信。 首先,款項收取方即為合同相對方的主張在邏輯上本身就不能當然成立。根據日常生活經驗以及常理可知,市場交易中合同相對人指定第三人代收合同款項或者由資金交易平臺暫為管理交易款項的情形如今大量存在。這一方面是電子商務發展的必然趨勢,另一方面也是科技進步催生交易模式發生改變的必然結果。但款項收取方并不必然等同于合同當事人,并不必然要接受合同內容的約束,其在交易雙方締約的法律關系中處于何種地位、需承擔何種法律責任,應當結合交易雙方訂立的合同內容、交易的性質、款項收取后的處理以及其系通過何種方式與款項收支雙方建立聯系等各方面因素綜合予以判斷。根據邢建方提交的紙質車票以及購票支付記錄顯示的內容可以看出,支付記錄主要載明收款方或者商戶名稱、訂單號以及付款方式等與支付相關的信息;而紙質車票體現的是具體的車次、起運地、到站、發車時間、座位號、乘客名稱、票價、乘客須知等內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鐵路法》(以下簡稱鐵路法)第十一條的規定,鐵路運輸合同是明確鐵路運輸企業與旅客、托運人之間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旅客車票、行李票、包裹票和貨物運單是合同或者合同的組成部分。故本案中能夠作為邢建方主張權利依據的鐵路旅客運輸合同應當是車票,而非購票支付記錄。換言之,X網站只是鐵路總公司為各鐵路運輸企業與旅客訂立鐵路旅客運輸合同提供的一個網絡交易平臺,從該平臺購票所引發的票款支付行為和款項收取結果不能視為鐵路總公司代替各鐵路運輸企業與旅客直接訂立鐵路旅客運輸合同,鐵路總公司亦不能當然地成為合同相對方。 其次,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均認可在X網站可以購買發往全國各地的火車票,且網絡訂票成功后在全國各地火車站的自動售票機和人工售票窗口均可以取到票。故在X網站并非唯一的購買火車票渠道的情況下,以購票途徑和款項收取方識別鐵路旅客運輸合同承運人的主張明顯不具有合理性。 最后,鐵路法第三條規定:“國務院鐵路主管部門主管全國鐵路工作,對國家鐵路實行高度集中、統一指揮的運輸管理體制,對地方鐵路、專用鐵路和鐵路專用線進行指導、協調、監督和幫助。國家鐵路運輸企業行使法律、行政法規授予的行政管理職能。規程第五條規定:“承運人是指與旅客或托運人簽有運輸合同的鐵路運輸企業。鐵路車站、列車及與運營有關人員在執行職務中的行為代表承運人?!币幊痰谄邨l規定:“起運地承運人依據本規程訂立的旅客運輸合同對所涉及的承運人具有同等約束力?!睆纳鲜鲆幎▉砜?,鐵路總公司(現更名為國家鐵路集團公司)的主要職責是負責鐵路運輸的統一調度和指揮,其不可能也做不到實際經營每一條鐵路線并承運每一趟列車,實際的鐵路客貨運輸業務由各鐵路運輸企業承擔;且有的鐵路線跨區較多、線路較長,運輸義務的完成可能涉及多個承運人,在此情況下,起運地承運人依據規程訂立的旅客運輸合同可以約束其它承運人。故在整個旅客運輸合同的履行過程中以及合同權利義務內容的確定上,起運地承運人具有重要的地位。 綜上,國家鐵路集團公司并非G265次列車的實際承運人,不是本案適格當事人,邢建方將其作為起訴的被告,要求其承擔相關法律責任之訴請,明顯依據不足,依法應當予以駁回。結合邢建方所乘坐G265次列車的起運地、中國鐵路北京局的自認以及國家鐵路集團公司的認可等各方面因素,本院認為中國鐵路北京局對于主體問題的陳述具有客觀合理性,本院對此予以采信。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也即中國鐵路北京局是否有權限定退票時間。根據鐵路法以及規程的相關規定,鐵路旅客運輸合同的基本憑證是車票,而邢建方的車票背面《乘客須知》部分明確記載“未盡事項詳見規程等有關規定和車站公告”,故對于車票未記載的與合同履行和雙方權利義務相關的事項,包括退票的辦法,可結合規程內容予以判斷。 規程第四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旅客要求退票時,按下列規定辦理,核收退票費:1、旅客退票必須在購票地車站或票面發站辦理;2、在發站開車前,特殊情況也可在開車后2小時內,退還全部票價,團體旅客必須在開車48小時以前辦理;3、旅客開始旅行后不能退票,但如因傷、病不能繼續旅行時,經站、車證實,可退還已收票價與已乘區間票價差額,已乘區間不足起碼里程時,按起碼里程計算;同行人同樣辦理……5、因特殊情況經站長同意在開車后2小時內改簽的車票不退……”。第四十九條規定:“因承運人責任致使旅客退票時按下列規定辦理,不收退票費:1、在發站,退還全部票價;2、在中途站,退還已收票價與已乘區間票價差額,已乘區間不足起碼里程時,退還全部票價;3、在到站,退還已收票價與已使用部分票價差額,未使用部分不足起碼里程按起碼里程計算……”。第五十條規定:“發生線路中斷旅客要求退票時,在發站(包括中斷運輸站返回發站的)退還全部票價,在中途站退還已收票價與已乘區間票價差額,不收退票費,但因違章加收的部分和已使用至到站的車票不退。如線路中斷系承運人責任時,按本規程第四十九條處理?!?/span> 從上述規定的語義和邏輯順序可以看出,規程第四十八條是關于旅客要求退票的一般規定,其并未區分是因承運人責任致使旅客退票還是單純旅客自身原因要求退票,只要旅客提出退票均可參照該條規定予以辦理;而規程第四十九條和第五十條是關于旅客要求退票的特別規定,也即在旅客要求退票系因承運人責任或者線路中斷導致時適用的退票辦法,此時的退票辦法客觀上不會完全與第四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一致,必然需要進行特殊的處理。例如,當線路中斷發生在開車之后運輸途中之時,退票地點就不再可能是購票地車站或票面發站,而可以是中途站,甚至是到站;且退票時間也不再可能是發站開車前或開車后2小時內,而只能是發車后至中途站時、或至到站時。本案中,G265次列車晚點系因大風刮起的彩鋼板將接觸網等鐵路線路設備砸毀,引發設備故障。該情形屬于不可抗力,非鐵路運輸企業所能預見且可以避免,不能歸責于鐵路運輸企業,故退票辦法不能直接適用規程第四十九關于退票的特別規定,亦無法完全適用規程第四十八條第一款關于退票的一般規定。 在本案退票情形無明確法律法規或規范性文件可適用的情況下,鐵路運輸企業是否有權自行制定或調整退票辦法?根據規程第四十八條第三款的規定:“必要時,鐵路運輸企業可以臨時調整退票辦法”。庭審中,中國鐵路北京局陳述,事發當天其向旅客告知的晚點車在當天24點之前退票即屬于臨時調整的退票辦法,而且調整的結果是擴大了旅客的權利,從特殊情況下可在開車后的2小時內退票擴大為當天24點之前退票。應當說,作為擔負公共交通運輸職能的鐵路運輸企業來說,其在發生不可抗力事件時,針對晚點列車臨時調整退票辦法不僅屬于企業行使自主經營權的范圍,而且也是相關規范性文件賦予其的權利。但本案的關鍵問題在于,中國鐵路北京局所限定的退票時間是否具有合理性? 從本案已查明的事實來看,2018年8月13日上午北京南站所有列車均未正點發車,乘客大量滯留,車站為緩解旅客滯留情況,開設了28個退票窗口和6個改簽窗口,由此可見當時辦理退票業務的旅客量相當大。因此,無論北京南站當天退票業務辦理的效率有多高,其要求所有選擇退票的旅客都排隊等候并在當天24點之前辦理完退票手續的做法,顯然是不盡合理的,該時間要求明顯過短,沒有充分考慮到部分旅客在列車晚點的情況下為改乘其它交通工具、尋找其它替代性解決方案而無法在車站繼續等候退票的可能性。 此外,中國鐵路北京局雖主張其當天通過廣播、電子顯示屏、列車長告知等多種方式通知了旅客,晚點車應當在當日24點之前辦理退票,但未能就此舉證證明。結合其提交的《北京南站8月13日退票情況》的內容來看,北京南站在當天的退票宣傳廣播語中也確實未告知晚點車的退票時間,僅提及了停運車的退票時間。且經本院詢問,中國鐵路北京局亦表示在當時辦理退票業務的窗口未張貼有關停運車和晚點車的退票時間要求。故退一步說,即便中國鐵路北京局限定的晚點車的退票時間是合理的,那么在該時間遠遠短于停運車的退票時間,且中國鐵路北京局未就此對旅客作出明確的、區別性告知的情況下,其僅以超過限定時間為由拒絕為邢建方辦理退票手續的做法,也確有不妥。 綜合上述分析,邢建方要求中國鐵路北京局退還184.5元車票款之訴請,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邢建方要求中國鐵路北京局賠償因違約造成的經濟損失22304元及來往交通費損失91.2元之訴請,首先,本案導致G265次列車晚點的原因系大風刮起的彩鋼板將鐵路線路設備砸毀,引發設備故障,該情形實為鐵路運輸企業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是不可抗力因素,故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鐵路運輸企業在該種情形下不承擔違約責任。其次,根據鐵路法的相關規定,在列車晚點的情況下,乘客可以選擇退票,或者選擇改乘其他班次列車,亦或選擇繼續等待直至通車。本案中,邢建方選擇的是不再乘車,要求退票,其選擇具有合理性,但具體如何實現權利,邢建方可以選擇正確的方式并考量可能產生的成本。就本案而言,已經換取紙質車票并要求退票的旅客要么當天在退票窗口排隊等候退票,要么離開車站之后擇日再返回辦理退票,但兩種選擇相比較,前者的成本一定是小于后者的。盡管法律不苛求所有公民都成為理性經濟人,但邢建方作為專業律師,在其認為個人時間具有較高價值的情況下,其應當在退票款與其律師業務關系之間進行權衡,并做出相對合理的行為選擇與安排。再次,本案車票款僅為184.5元,而邢建方要求鐵路運輸企業賠償損失的數額卻總計達到2萬余元,遠遠超過了票款本身以及鐵路運輸企業在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明顯不具有合理性。最后,從關聯性上而言,邢建方職業收入的多少與其退票障礙之間亦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綜合上述分析,本案邢建方要求中國鐵路北京局賠償因違約導致的經濟損失和交通費損失之訴請,均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均不予支持。 針對邢建方的第三項訴訟請求,即便列車晚點與鐵路相關工作人員不專業的答復在客觀上確實引發了邢建方內心的不適與不悅,但并非鐵路運輸企業采用侮辱、誹謗等方式公開宣揚他人隱私或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之行為,故不會產生使邢建方名譽受損之結果。因邢建方選擇以合同糾紛作為請求權基礎提起本案訴訟,而其該項訴訟請求屬侵權責任的承擔方式,并非合同法中違約責任的范疇,故本院對其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最后,本院需要指出的是,根據鐵路法及規程的相關規定,確保運輸正點確實是鐵路運輸企業的義務,旅客要求列車正點到達的主張,情有可緣;但不可忽視的是,鐵路運輸企業在履行自身合同義務的同時也擔負著公共交通運輸的職能,而對于公共交通運輸來說,安全是比正點更為重要的價值,且同樣為承運人的基本義務之一,這就要求旅客對鐵路運輸企業為確保運輸安全而做出的遲延履行行為負擔一定程度的容忍義務。而從鐵路運輸企業的角度來說,當列車發生晚點情形時,亦應當盡可能通過多種途徑向旅客告知晚點原因、可恢復通行的時間以及旅客后續可選擇的安排等與合同履行相關的重要事項,以促使旅客在信息對稱的情況下對是否繼續履行合同、如果不履行何時辦理退票等選擇作出理性決定。盡管本院已經認定中國鐵路北京局要求案涉的晚點列車應當在當日24點之前退票的規定從時間上來看明顯過短,但關于退票時間的確定,屬于鐵路運輸企業自主經營權的范圍。在此,本院僅建議中國鐵路北京局今后在遇到類似情況時,除考慮自身鐵路運營情況的特殊性和復雜性之外,還應結合列車晚點的原因,盡可能充分考慮旅客后續行程安排的各種可能性,在此基礎上制定更為合理的退票辦法,力求實現合同雙方當事人利益的基本平衡。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條、第九十四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二百九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鐵路法》第十一條、《鐵路旅客運輸規程》第十條、第四十八條、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判決結果
一、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退還邢建方車票款184.5元; 二、駁回邢建方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364元,由邢建方負擔182元,已交納;由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負擔182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合議庭
審判長黃楊 人民陪審員蘇云泉 人民陪審員馬仲蘭
判決日期
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
書記員
書記員姚人琳
波多野结衣AV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