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服務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文書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發表日期: 2019-11-27
關聯企業:
關聯律所:
文書正文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京03民終15452號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原告):陳宸,男,1987年11月27日出生,住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劍飛,北京市同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北路**(廠區)****A2。 法定代表人:張矗,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狄驍驍,男,1984年12月12日出生,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法律顧問,住北京市朝陽區。
審理經過
上訴人陳宸、上訴人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螞蜂窩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019)京0105民初6305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原告訴求
陳宸向一審法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解除陳宸、螞蜂窩公司間服務合同關系;2.判令螞蜂窩公司返還陳宸酒店預付款21462.67元;3.判令螞蜂窩公司賠償陳宸損失68716.58元;3.判令螞蜂窩公司支付陳宸律師費20000元、公證費2000元。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18年8月15日,陳宸通過螞蜂窩公司經營的“馬蜂窩旅游”APP平臺預訂“金巴蘭海灣巴厘四季酒店”“四臥室公寓別墅”的房型,共計5個訂單,時間分別為:2019年2月7日至2019年2月8日、2019年2月8日至2019年2月9日、2019年2月9日至2019年2月10日、2019年2月10日至2019年2月11日、2019年2月11日至2019年2月12日,價格分別為4411.98元、4411.98元、4411.98元、4411.98元、3814.75元,共計21462.67元,陳宸當日支付了全部款項并顯示預訂成功,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了確認郵件,其中郵件中顯示“取消政策:此預訂不可取消和變更”。 2018年11月26日,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根據先前溝通,您的訂單處理方案以下兩種:1、原單免費取消,并且賠付您訂單總支付金額的50%,賠付金額共計10731.33元;2、您可入住目前安排的“園景別墅(一臥室)”,離店后提供水單,我方核實后為您原單退款,即您可免費入住”。次日,陳宸回復螞蜂窩公司,告知其酒店預訂情況及相關出行安排,并表示通過攜程查詢到其預訂日期仍有房可訂。 2018年11月27日,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非常抱歉給您造成不便,由于此單為供應商房型匹配問題,只能基于該供應商(非攜程)的房源庫存給到方案。目前對方無法提供該入住日期內的原房型,希望您可以理解,且考慮昨日給到您的兩種方案”。2018年12月4日,陳宸回復螞蜂窩公司,明確拒絕螞蜂窩公司方案并要求螞蜂窩公司按照其訂單履行。 2018年12月9日,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上周一直在與提供該房型的所有供應商協調,但非常抱歉的是,根據最終與酒店預訂部門的確認,該時段內四臥室別墅已訂滿,因此無法原單安排。您反映的‘攜程目前仍有該房型’,經核實,實際無庫存,即使提交訂單,也無法成功確認。因此,希望您可以再次考慮之前給到您的2種方案:1、免費取消原訂單,賠付總支付金額的50%;2、入住目前安排的“園景別墅(一臥室)”,離店后提供水單,核實后可全額退款,即您可免費入住”。2018年12月11日,陳宸回復螞蜂窩公司,明確拒絕螞蜂窩公司的方案,并表示其所預訂的房型在攜程平臺查詢仍有房,且該房型價格已達33334元/晚。 2018年12月11日,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如上封郵件所說,我們已直接與酒店預訂部聯系,19年2月4日至14日,所有四臥室別墅已訂滿,酒店官網亦無售賣。您可查詢官網,或者直接與酒店核實該情況。關于您反饋的攜程顯示仍可售賣,我們也已核實,攜程該房型為二次確認,亦須接單后由酒店再次確認。根據目前預訂已滿的情況,實際是無法確認成功的。因此非常抱歉,根據現在的實際情況,無法安排您入住原房型”。 2019年1月21日,陳宸向螞蜂窩公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上周五傍晚6點半接到你的電話,因為當時正在參加年會,,地方比較嘈雜所以我們約定了周一進行電話溝通,因為我目前還未接到你的電話,所以現在給你發送郵件確認一下。另外,我今天再次查詢該酒店的四臥室別墅房態,結果是2月7日至2月11日均有房,而且是屬于立即確認的,你可以查看附件,有可能是周末有人取消了四臥室別墅的預訂,但是我認為這個你們可以盡快落實,因為是立即確認的”。 2019年1月28日,陳宸向螞蜂窩公司發送郵件,主要內容為:“又是一周過去了,目前巴厘島金巴蘭灣四季酒店的四臥室別墅在攜程、飛豬等平臺還是有庫存的,之前只是攜程有在售賣,現在在飛豬上是廣州嶺之南旅游專營店也有庫存;另外退一步說,我之前提出如果四臥室實在無法安排的情況下,我可以接受一個方案三臥室別墅,只要酒店允許五大兩小可以?。ň频觑@示最多可入住六人),我可以跟家人協商;當時告知我螞蜂窩實時庫存是沒有三臥室別墅的,可是我今天再次在馬蜂窩APP上查詢到該房型,不知道這是否涉及虛假庫存了。馬上新年臨近了,我按照你們的引導在其他平臺尋找代替住宿的酒店,但是現在攜程、飛豬等平臺上遭到巴厘島可以容納五大兩小的同級獨立別墅酒店,價格都遠遠高于現在查詢到的四季酒店,請你務必盡快落實”。 2019年1月28日,螞蜂窩公司回復陳宸,主要內容為:“根據您的訴求我們進行了搜索,很抱歉目前我司平臺三臥室別墅已滿房。同時,根據我司與酒店預訂部的核實,相同日期三臥室均已滿房。如先前溝通,可能存在其他平臺或代理商有房的情況,但非常抱歉由于我司可通過直接合作方式進行預定,若該庫存未提供給我方,我司無法進行預定??紤]到您的實際情況,以及我司賠付標準,目前已為您申請最高賠付方案,及免費為您取消訂單,并額外賠付您總支付金額不超過100%的錢款。您可在回國后,提供替代酒店的入住水單(入住人必須和原訂單一致)以申請賠付。我司將核實并根據水單報銷實際差價,最高不超過20462.67元,即原訂單支付金額”。 關于對雙方間服務合同關系的意見,陳宸要求判令解除,理由是螞蜂窩公司構成違約,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螞蜂窩公司表示同意解除。 陳宸提交對www.ctrip.com進行操作的公證書,公證時間為2019年1月30日,公證書顯示:通過攜程網可預訂2019年2月7日至2月12日期間的“金巴蘭海灣巴厘四季酒店”“四臥室公寓別墅”,顯示了陳宸所訂房型價格上漲情況。螞蜂窩公司稱,雙方第一次溝通是在2018年11月上旬,而陳宸公證時間為2019年1月30日,陳宸存在擴大損失的主觀故意。 陳宸于2018年8月30日通過“去哪兒”預訂2019年2月7日“香港-新加坡”、“新加坡-巴厘島”的機票,2019年2月12日“巴厘島-新加坡”、“新加坡-香港”的機票。 陳宸為證明其實際出行情況,提交登機牌若干,分別顯示:2019年2月7日,陳宸從HONGKONG至SINGAPORE,航班為SQ891,同日陳宸從SINGAPORE至DENPASAR_BALI,航班為SQ948;2019年2月12日,陳宸從DENPASAR_BALI至SINGAPORE,航班為SQ943,同日陳宸從SINGAPORE至HONGKONG,航班為SQ868。陳宸還提交同日期、航班的其他3名案外人的登機牌。螞蜂窩公司對陳宸實際出行人提出異議,稱與其訴狀所述的同行人不一致;陳宸對此解釋稱,實際出行人為陳宸及其愛人與其兩位朋友。 陳宸為證明其自行預訂酒店出行的情況,提交《委托代辦單項業務合同》及支付憑證。其中合同顯示陳宸委托深圳市寶中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中公司)代訂酒店,合同簽署日期顯示為2019年2月1日,費用為95590元。支付憑證顯示陳宸于2019年2月1日向寶中公司支付95590元。 螞蜂窩公司為證明陳宸明知其所預訂的房型不可能實際入住的情況提交光盤一份,內有微信聊天記錄。陳宸對此不予認可,并稱螞蜂窩公司售賣該房型,陳宸有權預訂。 關于陳宸所訂房型在2018年12月價格區間,陳宸提交了相關郵件附件,顯示2018年11月27日的郵件中陳宸所訂房型價格為18667元/晚。螞蜂窩公司對此不予認可,并稱其公司沒有相關成交記錄,不清楚涉案房屋的價格區間。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當事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該案中,陳宸在螞蜂窩公司經營的平臺預訂房間,螞蜂窩公司亦進行了確認,雙方據此成立了服務合同關系,則螞蜂窩公司應按訂單內容向陳宸提供相關房間?,F因螞蜂窩公司未能按約履行其義務,陳宸據此要求解除合同,螞蜂窩公司亦同意解除合同,法院對此不持異議。 對陳宸的各項訴訟請求。陳宸要求螞蜂窩公司返還酒店預付款21462.67元,螞蜂窩公司同意返還,法院對此不持異議。陳宸要求螞蜂窩公司支付律師費及公證費,因系非必要的訴訟支出,法院對此不予支持。 關于陳宸要求螞蜂窩公司賠償損失68716.58元的請求。法院認為,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旅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本案中,螞蜂窩公司不能按照訂單向陳宸提供陳宸所預訂的房間,構成違約,其應向陳宸承擔違約責任。 該案中,陳宸于2018年8月15日通過螞蜂窩公司平臺預訂房間,據陳宸自認,螞蜂窩公司于2018年11月下旬第一次電話告知陳宸其所預訂房源已滿,希望陳宸取消訂單,陳宸表示拒絕。另據雙方郵件往來,可見雖雙方一直就解決方案進行磋商,但前提均為螞蜂窩公司無法繼續履行訂單,且根據庭審可見,陳宸其對其所訂房間價格持續上漲的情況是明知的,在此情況下,陳宸應在螞蜂窩公司第一次告知其無法繼續履行訂單時及時采取適當措施,避免損失的進一步擴大,否則陳宸應就損失的擴大部分承擔責任。關于螞蜂窩公司應賠償的具體數額,法院認為陳宸預訂成功時至螞蜂窩公司通知取消時的訂單差價部分,螞蜂窩公司應予賠償。關于螞蜂窩公司通知取消時陳宸所訂房型的價格,即2018年11月底陳宸所訂房型的價格,螞蜂窩公司作為旅游服務提供者,有能力提供相關數據而未提供,螞蜂窩公司應承擔就此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故法院對陳宸關于其所訂房型的相關價格予以采信。根據陳宸所發郵件的附件內容,2018年11月底陳宸所訂房型價格已上漲為每天18000余元,5晚合計9萬余元,差價應在7萬余元,低于陳宸所主張的68716.58元,故法院對陳宸要求螞蜂窩公司賠償損失68716.58元的請求,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九條之規定,判決:一、解除陳宸與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間的服務合同關系;二、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返還陳宸酒店預付款21462.67元;三、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陳宸損失68716.58元;四、駁回陳宸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一審案件受理費2544元,減半收取1272元,由陳宸負擔245元(已交納),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負擔1027元(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上訴人訴求
陳宸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第四項,改判螞蜂窩公司支付陳宸律師費20000元及電子存證費2000元。事實與理由:原審法院認定陳宸要求螞蜂窩公司支付律師費及公證費為非必要訴訟支出是不合理的。
被上訴人答辯
螞蜂窩公司辯稱:不同意陳宸的上訴請求與事實理由,具體意見同我方上訴意見。
本院查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根據本案事實,陳宸一審主張因合同目的無法實現而解除其與螞蜂窩公司之間形成的服務合同,螞蜂窩公司亦同意解除,原審法院據此認定陳宸與螞蜂窩公司之間的服務合同關系解除,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綜合雙方訴辯主張及證據,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在于螞蜂窩公司應否賠償陳宸相應的損失及具體數額。2018年8月15日,陳宸在螞蜂窩公司經營的“馬蜂窩旅游”APP平臺上預定了涉案的四臥室房型,價格共計21462.67元,2018年11月26日,螞蜂窩公司向陳宸發送郵件,告知其涉案房型已訂滿,陳宸可以取消訂單或考慮其他方案,陳宸于2018年11月27日回復郵件表示拒絕。此后雙方多次進行溝通,均未達成一致意見。陳宸于2019年2月1日另行預定酒店支付95590元。從陳宸2018年8月預定涉案房型到2018年11月螞蜂窩公司告知其涉案房型已訂滿,該期間涉案房型上漲價格部分損失應當由螞蜂窩公司承擔,此后的損失擴大部分應由陳宸自行負擔,原審法院根據舉證責任分配及相應證據對陳宸所主張的損失予以支持,公平合理,本院予以維持。關于陳宸上訴請求螞蜂窩公司支付其律師費及電子存證費,并無相應法律及合同依據,本院不予支持。關于螞蜂窩公司主張陳宸存在虛構事實、惡意預訂等情況,均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陳宸、螞蜂窩公司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并無不當,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判決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88元,由陳宸負擔2544元(已交納);由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負擔2544元(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合議庭
審判長黃海濤 審判員楊夏 審判員萬麗麗
判決日期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書記員
法官助理史曉霞 法官助理李寶霞 書記員王艷
關聯開庭公告
服務合同糾紛
案號:
(2019)京03民終15452號
上訴人:
陳宸,北京螞蜂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
-
開庭日期:
2019-11-12 16:01:00
波多野结衣AV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