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上海鑫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承攬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文書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發表日期: 2019-11-12
關聯企業:
關聯律所:
文書正文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滬02民終8916號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被告、反訴原告):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賢區。 法定代表人:葉烽,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文濤,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反訴被告):上海鑫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賢區。 法定代表人:李國鑫,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鳳云,上海達隆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悅,上海達隆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上訴人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笑果公司”)因與被上訴人上海鑫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麟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2018)滬0101民初2045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9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原告訴求
鑫麟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笑果公司向鑫麟公司支付《周六夜現場》開場視頻制作尾款275,000元;2、判令笑果公司向鑫麟公司支付違約金165,000元;3、判令笑果公司賠償鑫麟公司律師費損失26,000元。 笑果公司向一審法院提出反訴請求:1、請求確認雙方2018年5月15日簽訂的《視頻制作合同》于2018年9月3日解除;2、請求判令鑫麟公司向笑果公司返還服務費275,000元;3、請求判令鑫麟公司向笑果公司賠償律師費損失30,000元。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16年11月16日,笑果公司與鑫麟公司簽署《〈SNL〉視頻制作委托合同》。鑫麟公司依約完成了該合同項下的視頻制作工作。本案審理中,雙方當事人均確認,笑果公司將該視頻用于其向優酷視頻投標的、由笑果公司策劃制作的《周六夜現場》節目樣片片頭,優酷視頻確定該節目上線。 之后為制作《周六夜現場》正式節目的開場視頻,自2018年2月2日起,笑果公司工作人員祝佳婕(微信昵稱“橘子”,微信號xiaobulaziju)與鑫麟公司法定代表人、導演李國鑫(微信昵稱“LEO”,微信號duyiwuer_2270)進行微信聯系、溝通。審理中,笑果公司確認,祝佳婕系笑果公司工作人員,系笑果公司負責與鑫麟公司聯系案涉視頻拍攝的對接人。 2018年2月、3月,李國鑫與祝佳婕就視頻的拍攝方案進行討論。對于李國鑫于2018年3月30日向祝佳婕發送“SNL項目策劃”文件(載明三個方案),祝佳婕于2018年4月2日回復稱,“我們大概2018年4月20日之后開始拍,就用第二個方案,細化”。 2018年4月3日,李國鑫詢問祝佳婕笑果公司還有什么想法,祝佳婕稱“還沒有來得及想”,并稱鑫麟公司的樣片拍得不錯,所以笑果公司沒有比對供應商。 2018年4月5日,李國鑫向祝佳婕發送“SNL節目場景參考”文件,列明十一個場景。次日,李國鑫又稱“其實大家穿正裝,很高端那種,還有提琴伴奏和倒紅酒服務員?!弊<焰挤Q“個人覺得缺了點中國元素”。 2018年4月10日至2018年4月12日,祝佳婕與李國鑫就開場視頻策劃案進行討論。祝佳婕向李國鑫發送“SNL片頭策劃0412”文件,該文件對笑果公司的要求做出了解釋,還發送了二段笑果公司會議錄音,錄音是笑果公司的潘璐斐對鑫麟公司策劃的意見。對于笑果公司的要求,李國鑫回復稱“有些認同,有些不敢茍同,但就按你們領導想要的方向改吧?!睂徖碇?,笑果公司確認,潘璐斐系笑果公司工作人員,系《周六夜現場》節目總導演。 2018年4月14日,李國鑫向祝佳婕發送“SNL片頭策劃修改”文件,稱“強調價值觀、強調情感和情懷”。 2018年4月17日,李國鑫與祝佳婕就開場視頻中2個明星的出場方案進行討論。 2018年4月18日,祝佳婕將其與潘璐斐的聊天記錄截屏發送給李國鑫,潘璐斐稱“老葉還是挑了第二個”、“為了避免領導誤會,照片都找夜景”。審理中,笑果公司確認“老葉”系笑果公司法定代表人葉烽。 2018年4月19日,祝佳婕向李國鑫發送“SNL片頭策劃0419”文件,其中列明辦公室、戶外泳池、酒吧三個場景,主持人出場方式為“正裝打扮,騎摩托車飛馳……”,還發送了其與潘璐斐的聊天記錄截屏,潘璐斐稱“片頭策劃的大方向可以,物料服裝場地可以準備起來了?!弊<焰几嬷顕巍岸ɡ病?。 2018年4月25日,祝佳婕稱“6月2日,陳、岳拍攝,用時每人各30分鐘,一起拍攝1小時,總時長不超過2個小時?!崩顕畏Q“領導給的這個時間,拍劇情是肯定不夠的?!弊<焰挤Q“和美國片頭一樣就幾個鏡頭,速戰速決”。李國鑫說“那一定騎摩托車嗎,這個時間太短了,拍不完的”。祝佳婕稱“先不要拒絕,分鏡頭出來,場景定了再看?!碑斖?,李國鑫發送“SNL片頭拍攝故事腳本”文件,腳本列明畫面以及場景。 2018年4月27日,笑果公司工作人員與鑫麟公司工作人員建立了微信群“SNL片頭拍攝合作組”。當日,鑫麟公司工作人員與祝佳婕就拍攝時間、燈箱制作等問題予以確認。針對鑫麟公司工作人員發送的“拍攝場地”文件,祝佳婕在詢問領導后稱,沒有問題。 2018年5月9日,笑果公司工作人員趙思源將負責服化的何怡(微信昵稱“秋天怡人”,微信號qiutianyiren)邀請入群聊。何怡發送多組服裝照片,祝佳婕均予確認。 2018年5月14日,鑫麟公司工作人員謝艷美與祝佳婕確定PPM(開拍前制作會議)會議時間,內容為確定最終方案,包括場景、道具、服裝、分鏡頭、腳本。同日,鑫麟公司工作人員黃思嘉向祝佳婕發送“SNL片頭拍攝0517rundown”(辦公室、酒吧場景拍攝腳本)文件、“SNL片頭拍攝0517rundown”(泳池場景拍攝腳本)文件,兩腳本內容包括拍攝時間、場景、內容、演員等。 2018年5月15日,笑果公司與鑫麟公司簽署《視頻制作合同》,合同約定:笑果公司委托鑫麟公司自2018年4月26日至2018年6月10日對《周六夜現場》視頻制作項目進行創作及相關工作,一、……鑫麟公司負責執行視頻制作期間,笑果公司配合執行如下配套工作:(1)服裝及化妝,參與拍攝的所有卡司及二位明星的服裝及化妝;(2)拍攝場地,二位明星拍攝場地(之一)東視門口或東視附近;(3)拍攝道具,二位明星拍攝用的道具(哈雷摩托)及駕駛哈雷摩托的替身演員。二、1、鑫麟公司為笑果公司提供包括團隊組織、前期策劃、會議溝通、拍攝執行、后期制作等全部制片相關工作,最終輸出符合笑果公司質量要求的成果內容,笑果公司應明確指定專人作為項目監制,全程跟蹤制片,代表笑果公司確認流程所需要的相關文檔,并提出意見建議,以確保片的進度與質量。2、鑫麟公司應按照笑果公司所要求的時間進度推進工作,若由于鑫麟公司原因,未能按雙方約定的標準和期限完成項目工作,笑果公司有權終止本協議?!?、1、合同總金額為55萬元,笑果公司應在合同簽訂后的3個工作日內向鑫麟公司支付項目首款275,000元,鑫麟公司交付成片并在笑果公司驗收合格后的10個工作日內(2018年6月25日前),笑果公司向鑫麟公司支付項目尾款275,000元?!?、以上付款均須鑫麟公司提前向笑果公司出具相應金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預留合理時間于笑果公司付款,否則,笑果公司逾期付款不構成合同項下的違約?!?、視頻質量驗收標準及驗收:1、雙方同意以最終PPM(開拍前制作會議)確認通過之執行腳本及雙方在制作過程中以書面形式達成的制片標準作為鑫麟公司制作完成的視頻質量驗收的基本標準,笑果公司對視頻質量的要求如下:合同下的視頻的片質除笑果公司另有要求以外,應符合雙方最終PPM(開拍前制作會議)確認通過之執行腳本確認的制作要求與標準。2、笑果公司以書面形式認可及接受拍攝制作成果后視為視頻通過驗收;同時,視頻一經笑果公司使用,也視為視頻通過笑果公司驗收;……九、1、任何一方違反本合同任何條款的約定,違約方應向守約方承擔本合同項下所涉之總標的額的30%作為違約金。2、任何一方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守約方有權解除本合同,雙方確認解除合同的損失計算方式以本合同項下所涉之總標的額為損失賠償金額;……4、如違約方向守約方按本條第1項或第2項約定承擔的違約金或賠償數額尚不足彌補守約方實際損失的,就前述不足部分,違約方應當向守約方補足;5、本合同項下所約定之實際損失系指包括但不限于守約方經濟利益的減損、守約方為證實違約方之違約行為所支出的各項調查取證、公證費用;守約方為尋求救濟而支付的訴訟費用、律師費用等。 一審中雙方當事人確認:明星是指參與《周六夜現場》節目的兩位明星,卡司是指參與《周六夜現場》節目的脫口秀演員。 2018年5月17日,黃思嘉在群內發送“0517SNL片頭更新版rundown”(5月17日拍攝腳本)文件,祝佳婕確認沒有問題。同日,黃思嘉發送“SNL片頭主持人拍攝內容”文件,祝佳婕亦確認。當日,鑫麟公司按前述計劃進行拍攝。 2018年5月30日,鑫麟工作人員根據祝佳婕的要求將已經拍攝部分視頻中的辦公室場景壓暗,祝佳婕表示確認。 2018年5月31日,雙方工作人員就2018年6月3日的拍攝事項、名單等事項進行確認。 2018年6月2日,黃思嘉在群內發送“RD_SNL0603全天”(6月3日拍攝腳本)文件,內容包括2018年6月3日的拍攝時間、場景、內容、演員等。 2018年6月3日,鑫麟公司按前述計劃進行拍攝。 2018年6月9日至2018年6月11日,黃思嘉與祝佳婕就后期制作進行溝通,祝佳婕稱需要增加商務內容,黃思嘉稱“沒關系的,因為我們調色之后這些包裝也是要重新做一遍的?!弊<焰歼€提出了其他調整要求,黃思嘉表示在調整了。 2018年6月12日,黃思嘉以百度云盤鏈接的形式向發送祝佳婕發送文件,稱“這個是TC加音編高清版本?!弊<焰蓟貜?,“收到,謝謝”。 2018年6月13日晚,祝佳婕、李國鑫、潘璐斐等對鑫麟公司完成拍攝制作的視頻開會討論。 祝佳婕稱“說我們運鏡有問題,就是因為我們場景太多了,就很掉氣,我們有三個場景”;“現在要換場景,換服化,服化也難看?!?;“他要高大上,華麗,……像參加酒會一樣的感覺,那我說辦公室就不要了?!?;“現在就是把20幾個人都放在酒吧,然后我們公司加費用?!?;“空鏡不夠炫”;“關鍵服化也不滿意,所以一定要重新拍,運鏡其實我們后期還是可以去拉大縮小的?!?;“現在已經不要符合中國風了?!?;“就是要很美式,……年輕人穿得很時髦的去參加一個晚會的那種感覺”;“我覺得我們不要換場景,就在一個場景里面,調性統一,這樣就不會掉氣”;“我覺得塞在一個里面最保險,就跟我們樣片一樣的”;“LEO你也不要擔心,其實我們運鏡什么的沒什么問題”;“我們就把他當一個新的項目重新拍”;“我們出(錢)”;“調色音編完全沒有問題”。潘璐斐稱“我們的卡司是有側重點的,為什么會覺得不好看,我覺得很大一部分是平均用力”。祝佳婕稱,“我們葉老師比較意向化,他腦海里有一個自己的世界,我們領悟不到他的”。 潘璐斐稱“我們現在沒辦法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標準的答案”;“以我對老葉的了解,他現在對這條片子不滿意,說白了就是平,沒有核心鏡頭”;“沒炸點”;“現在服化的標準也就是炫酷、時髦”。 負責服化的工作人員稱“辦公室和泳池場景的限制,看上去更像是便服,這種就是拉低所謂節目的高級感”。 祝佳婕稱“辦公室是我們的問題”。 2018年6月14日下午,祝佳婕微信李國鑫稱“一鏡到底被否了,覺得節奏會有問題,還是按照樣片的內容拍,……,關系鏡頭不用了,還是分組亮相特寫變焦花式一點的拍攝手法”。李國鑫未回復。審理中,李國鑫解釋稱:因為李國鑫與祝佳婕于2018年6月14日凌晨再次至現場堪景,又討論了重新拍攝的方案,李國鑫感冒、疲勞,故2018年6月14日未及時關注手機微信。 2018年6月15日,笑果公司與火橙公司簽署《SNL開場視頻制作合同》,笑果公司委托火橙公司拍攝《周六夜現場》開場視頻。審理中,笑果公司稱《周六夜現場》節目最終使用的開場視頻是火橙公司拍攝的視頻。 2018年9月3日,笑果公司向鑫麟公司發函,通知解除《視頻制作合同》。 為本案訴訟,鑫麟公司及笑果公司均委托了律師,鑫麟公司為此支付律師費26,000元,笑果公司為此支付律師費30,000元。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鑫麟公司與笑果公司簽訂的《視頻制作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鑫麟公司認為,其按照笑果公司確認的執行腳本所拍攝制作的視頻,符合合同約定的質量標準,其已依約履行合同義務。笑果公司則認為,盡管鑫麟公司按照雙方在開拍前制作會議確定的執行腳本進行拍攝,但其拍攝的視頻并未獲得笑果公司驗收通過,既然《視頻制作合同》約定了“甲方以書面形式認可及接受拍攝制作成果后方視為視頻驗收通過”的條款,鑫麟公司應當考慮到存在因笑果公司驗收標準模糊而可能導致無法通過驗收的風險,司法不應以公平為考量對此加以干涉。 雙方當事人上述爭議集中于對《視頻制作合同》第五條“視頻質量驗收標準及驗收”內容的理解。鑫麟公司認為,視頻驗收標準為合同第五條第1款的內容。笑果公司認為,合同第五條第2款亦屬于對驗收標準的約定,即應以笑果公司,包括其導演潘璐斐、董事長葉烽對藝術審美的判斷作為驗收標準。 原審法院認為,首先,《視頻制作合同》第五條包含兩方面內容,一為視頻質量驗收標準,二為驗收方式。從文義分析,第五條第1款是針對視頻質量驗收標準的約定,第2款則是對驗收方式的約定。其次,從合同目的分析,對視頻制作藝術水準以及時尚度的判斷難有統一的標準,難免主觀色彩。正如笑果公司工作人員在2018年6月13日的會議中所述“我們葉老師比較意向化,他腦海里有一個自己的世界,我們領悟不到他的”;“我們現在沒辦法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標準的答案”,單純依一方當事人的認可作為標準則無所謂標準,將致使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嚴重失衡,顯然不符合當事人合同簽訂的本意。因此,對鑫麟公司的觀點可予采納。又鑒于笑果公司未舉證證明除了確認的執行腳本,其在視頻拍攝前還提出過其他要求,合同項下視頻的驗收標準為執行腳本確認的制作要求與標準,笑果公司應以此為標準對鑫麟公司所拍攝制作的視頻進行驗收。 根據鑫麟公司與笑果公司工作人員在2018年6月13日會議中的語音記錄,笑果公司工作人員祝佳婕稱“說我們運鏡有問題,就是因為我們場景太多了,就很掉氣,我們有三個場景”;“現在要換場景,換服化,服化也難看”;“現在已經不要符合中國風了”;“就是要很美式”;“就在一個場景里面,調性統一”。且祝佳婕還稱“LEO(李國鑫)你也不要擔心,其實我們運鏡什么的沒什么問題”;“調色音編完全沒有問題”。盡管鑫麟公司的導演李國鑫與笑果公司工作人員祝佳婕熟識,兩人溝通交流難免客氣,但祝佳婕的上述表述反映了笑果公司對鑫麟公司拍攝工作的肯定態度。而反觀笑果公司,在本案所提交的其此后委托火橙公司制作的視頻,后者僅在一個場景拍攝,明星及卡司的服裝均較為正式,該內容與笑果公司在2018年6月13日會議中所表達的對視頻拍攝的修改意見一致。 根據上述分析,原審認為,笑果公司主要對鑫麟公司拍攝視頻所依據的執行腳本中的拍攝場景以及明星、卡司的服化提出意見,然而,鑫麟公司拍攝所依據的執行腳本,包括拍攝場景系經過笑果公司確認,明星及卡司服化依約亦由笑果公司負責。在本案審理中,笑果公司確認鑫麟公司系按照執行腳本拍攝,在笑果公司未舉證證明鑫麟公司在拍攝制作過程有明顯不當的情況下,即便其未以書面形式接受鑫麟公司的拍攝成果,且最終未使用鑫麟公司所拍攝制作的視頻,亦可認定鑫麟公司拍攝制作的視頻符合《視頻制作合同》約定的驗收標準。 根據審理認定的事實,鑫麟公司系于2018年6月12日向笑果公司發送的視頻。鑫麟公司工作人員發送視頻時,明確表述所發送的為高清視頻,笑果公司亦未提出異議。據此認定,鑫麟公司當日發送的為高清視頻。另外,雙方當事人均確認,該視頻有DEMO水印。原審認為,鑫麟公司關于該水印系其保護自身權利的方式,若笑果公司認可視頻,其會將該水印去除的解釋與常理不悖。且根據2018年6月13日的會議內容,笑果公司并未對視頻水印提出過異議。本案審理中,笑果公司亦未舉證證明其曾要求鑫麟公司再次發送去除DEMO水印的視頻。故笑果公司在本案中以此為由認為鑫麟公司提交的視頻無法使用的辯稱意見,不予采納。 對于鑫麟公司向笑果公司交付視頻的時間較《視頻制作合同》約定的時間遲延二日的一節事實。鑫麟公司稱,系笑果公司增加商務內容導致交付遲延,但鑫麟公司未提供充分證據,難以采信。但根據笑果公司此后委托火橙公司重新拍攝視頻的事實,鑫麟公司逾期交付視頻實質并不影響視頻的使用及相關節目的播出,其逾期交付視頻的行為不構成根本違約。 在鑫麟公司拍攝制作的視頻符合合同約定驗收標準的情形下,笑果公司要求鑫麟公司重新拍攝視頻超出《視頻制作合同》約定的范圍。盡管鑫麟公司于2018年6月14日未積極聯系笑果公司重新拍攝視頻,亦不構成對合同的違反。 綜上,鑫麟公司已經完成《視頻制作合同》約定的視頻拍攝制作工作,不存在根本違約的情形,笑果公司要求解除雙方《視頻制作合同》,以及要求鑫麟公司返還其已支付款項、賠償律師費損失的訴請均缺乏依據,難以支持。
上訴人訴求
笑果公司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第一、第二、第三、第五項;改判駁回鑫麟公司原審全部訴訟請求,支持笑果公司原審全部反訴請求。 事實與理由:
被上訴人答辯
鑫麟公司辯稱,不同意笑果公司的上訴請求。1、《視頻制作合同》簽訂后,鑫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案涉合同項下視頻拍攝導演李國鑫一直通過微信等方式與笑果公司工作人員溝通,在笑果公司認可鑫麟公司制作的腳本后,鑫麟公司按照笑果公司確認的腳本完成了涉案視頻拍攝。事后,笑果公司拒絕支付尾款的理由為視頻“運鏡普通、服裝太便宜”。在雙方《視頻制作合同》簽署之前,鑫麟公司曾接受笑果公司的委托并由李國鑫導演拍攝了一個小樣,作為笑果公司策劃制作的《周六夜現場》節目的樣片片頭,用于向優酷視頻進行競標。在競標成功后,笑果公司與鑫麟公司簽署了涉案《視頻制作合同》。該事實說明,鑫麟公司拍攝的視頻水平得到優酷視頻和笑果公司的認可。至于服裝,根據《視頻制作合同》的約定,參與拍攝的明星及卡司的服裝均由笑果公司自行準備,笑果公司所提出的“服裝太便宜”與鑫麟公司無關。2、為保護鑫麟公司自身的權益,鑫麟公司先行向笑果公司提交有DEMO水印的視頻,在笑果公司認可該視頻后,鑫麟公司會將該水印予以消除。笑果公司以此為由,認為鑫麟公司提交的視頻無法使用沒有法律依據。因此,笑果公司認為鑫麟公司拍攝的視頻不符合雙方合同約定的理由均不成立。2、2018年6月13日,雙方在就重新拍攝視頻進行開會協商后,鑫麟公司已明確表示愿意協助重拍視頻,但問題是笑果公司不愿承擔重新拍攝的費用。雖然如此,李國鑫與笑果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會后,也就是2018年6月14日凌晨,一起到達拍攝場地堪景,并與笑果公司工作人員討論重新拍攝的方案。但之后,鑫麟公司沒有接到重拍通知。2018年6月15日,笑果公司便又與火橙公司簽訂拍攝合同。因此,是笑果公司最終未選擇鑫麟公司予以協助重新拍攝視頻,而非鑫麟公司表示拒絕。3、雙方《視頻制作合同》并未約定鑫麟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是笑果公司付款的前提條件。支付項目尾款是笑果公司的主要合同義務,開具發票是鑫麟公司的附隨義務,附隨義務未履行不能成為對主要義務拒絕履行的抗辯理由。綜上,鑫麟公司已經依約履行合同義務,笑果公司存在合同違約。
本院查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案中,笑果公司以鑫麟公司最終拍攝完成的視頻在運鏡、場景、明星和卡司的服化等各方面質量低下,不符合《周六夜現場》節目的藝術標準,不能與鑫麟公司的早期樣片相比,且遠未達到笑果公司預期等為由,拒絕支付合同尾款并反訴主張解除雙方之間的《視頻制作合同》和要求退還之前已經支付的合同款項部分。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本案關鍵的問題在于:涉案視頻質量的驗收標準。 在雙方簽訂的《視頻制作合同》中,對于視頻質量驗收標準及驗收,約定如下:“1、雙方同意以最終PPM(開拍前制作會議)確認通過之執行腳本及雙方在制作過程中以書面形式達成的制片標準作為鑫麟公司制作完成的視頻質量驗收的基本標準,笑果公司對視頻質量的要求如下:合同下的視頻的片質除笑果公司另有要求以外,應符合雙方最終PPM(開拍前制作會議)確認通過之執行腳本確認的制作要求與標準。2、笑果公司以書面形式認可及接受拍攝制作成果后視為視頻通過驗收;同時視頻一經笑果公司使用,也視為視頻通過笑果公司驗收?!睂徖碇?,笑果公司確認鑫麟公司系按照雙方開拍前制作會議確認的執行腳本,拍攝了涉案視頻;拍攝場景此前也經過笑果公司確認。至于笑果公司提及的明星及卡司服化問題。按照雙方合同的約定,參與拍攝的所有卡司及二位明星的服裝及化妝,應屬由笑果公司配合執行的配套工作。更何況,雙方在開拍前制作會議中確定的最終視頻拍攝方案,包括了場景、道具、服裝、分鏡頭、腳本等合同履行內容。據此,在笑果公司未舉證證明在涉案視頻拍攝過程中,曾另有提出要求或鑫麟公司存在其它明顯不當的情況下,依約應認定鑫麟公司拍攝完成的視頻質量符合雙方合同商定的驗收標準。即便笑果公司對此未以書面形式接受,或實際未選擇使用鑫麟公司所拍攝制作的視頻,依法亦應認定鑫麟公司已經完成其合同義務。 誠如原審判決所認定的,對視頻制作藝術水準以及時尚度的判斷難有統一的標準,難免帶有主觀色彩;拋開雙方合同的約定,單純以一方當事人的認可作為最終標準,則就無所謂標準,將致使雙方權利義務嚴重失衡,顯然不符合雙方合同簽訂的本意。對此,從笑果公司工作人員在2018年6月13日的會議中所作的“我們葉老師(注:笑果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葉烽)比較意向化,他腦海里有一個自己的世界,我們領悟不到他的”;“我們現在沒辦法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標準的答案”的陳述意見中,亦可以得到印證。 另需要指出的是,根據原審查明,笑果公司提交的此后其委托火橙公司制作并采用的視頻,系決定采用一個場景拍攝完成,明星及卡司的服裝均較為正式;該視頻內容,與笑果公司在雙方2018年6月13日會議中對視頻拍攝所表達的修改意見一致,而與笑果公司工作人員此前提出的視頻拍攝應包含辦公室、戶外泳池、酒吧三個場景的要求存在不同。 綜上,本院認同原審的判決認定意見,不再進一步贅述。笑果公司的上訴請求及所持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能成立。本案原審認定事實清楚,所作判決適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判決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1,227.50元,由上訴人上海笑果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法官助理黃宇宏
合議庭
審判長陳曉宇 審判員陳顯微 審判員高增軍
判決日期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書記員
書記員李炳瑤
波多野结衣AV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