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解讀 > 正文

直接融資就一定優于間接融資?銀保監會肖遠企:適合國情的最好

時間:2019-05-30 17:49:40 來源:本站 閱讀:3755026次

  中國的融資體系是直接融資為主好,還是間接融資為主好?

  中國的金融資源是集中好,還是更分散為好?

  中國的外資參與度在什么水平更合適?

  5月30日,在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上,中國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辦公室主任肖遠企對上述問題闡述了自己的思考。他表示,世界上不存在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融資結構,我們認為只有適合本國國情的金融體系才是最優的,也才能對實體經濟的發展起到積極的,促進的作用。才能及時有效的防范出現重大金融風險。對于上述問題還需要共同研究。

  肖遠企指出,一般認為,如果有相對完善的金融市場,直接融資配置資金的效率更高,但是投資者也容易直接暴露在市場風險之下,發生金融危機的機率也會比較高。如果金融市場還不是很完善,間接融資往往在動員資金、形成規模經濟,吸收和割裂風險,保障金融穩定方面,有他獨特的作用,但是也有他的缺陷,創新、驅動、效率方面會打折扣?!皬臍v史統計看,直接融資為主的國家發生金融危機的次數遠遠高于間接融資為主的國家和地區?!?/p>

  肖遠企還表示,雖然外資進入一國金融體系到底能發揮多大的正向作用還缺乏實證研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外資參與對于豐富一個國家和地區金融服務的渠道、方式、范圍,改善金融供給,提升金融服務效率,是非常有幫助的。一般來講,一個活躍度高的金融體系,比活躍度非常低的金融體系更加有效率,也能更加滿足和適應經濟社會和金融消費者的金融需求,當然也更有利于金融穩定。但是,這個活躍度怎么把握,在一個國家的金融體系里面,各種機構的參與度,究竟在一個什么樣的合理水平,現在缺乏實證研究。

  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人民銀行、新華通訊社、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支持,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北京金融街服務局承辦。

  附肖遠企演講全文:

  經濟是機體,金融是血脈,兩者共生共榮,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金融想要發揮好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金融服務,就必須有一個好的金融體系結構。我們都知道,20世紀60年代,美國有一個經濟學家,戈德史密斯,他寫了一本書,《金融結構與金融發展》,當時我在學校里面作為其中之一參與了翻譯工作,記憶猶新。他在這個書里提出,金融結構是金融工具和金融機構的形式、性質以及相應的規模,可以說戈德史密斯他是第一個,最早系統性研究金融結構的學者,他提出金融結構理論研究以后,其他的學者后來也進行了持續的,包括到現在也都在進行研究,基本上把金融體系結構劃分為間接融資主導型結構,直接融資主導型結構這兩類,把這種進行技術性的定義,作為一段時間以來,大家研究金融結構的一個普遍的范式。當然也很快引起了國際組織,比如說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關注,在已有的研究文獻里邊,金融結構首要研究的課題,就是金融結構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這也是《金融結構與金融發展》這本書里闡述的,金融跟經濟之間的關系,具有促進,促退和中性的作用。但是,究竟什么樣的金融結構有利于企業人治和經濟增長,或者說一個國家對于最優的金融結構,如果說有最優的話,金融結構應該是什么樣的,對于這個問題可以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對于我們國家,要有一個什么樣的金融結構,大家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從世界各國金融體系結構演進來看,并不存在理論上所謂的最優金融結構,不管是間接融資主導型,還是直接融資主導型,都有各自制度性的優點和缺點,也可以互補,一般認為,如果有相對完善的金融市場,直接融資、配置資金的效率更高,但是投資者也容易直接暴露在市場風險之下,發生金融危機的機率也會比較高,從歷史統計看,直接融資為主的國家發生金融危機的次數遠遠高于間接融資為主的國家和地區,如果金融市場還不是很完善,間接融資往往在動員資金、形成規模經濟,吸收和割裂風險,保障金融穩定方面,有他獨特的作用,但是也有他的缺陷,創新、驅動、效率方面會打折扣。

  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英國、美國、德國、日本,我們知道英美金融市場發展起步比較早,在歷次工業革命當中,股票和債券市場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由于缺乏金融中介的風險吸收和隔離,市場風險暴露的沖擊力和破壞力更大。1929年到1933年的大危機,大蕭條,開始于股市的崩盤,也可以歸因于融資結構過于傾斜。20年到29年,美國的普通股發行十年間增長了8.12倍,年均增長8倍,同期有六千多家銀行退出市場。2008年金融危機也是發端于美國,漂流到英國,19世紀中葉和戰后的20世紀,兩次迅速后起趕超,對于日本和德國,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歸結于他的全能銀行體系,就是銀行主導型,規?;馁Y金動員能力,以及對于普通投資者更高的抗風險沖擊能力。日本和德國在創投體系建設等方面反應相對慢一些,但是在新興市場國家,還有一些發展中國家,巴西、印度這些,間接融資仍然占據絕對的比例。

  所以說,一國整體融資結構的安排,往往內生于經濟社會體制多種因素,與這個國家所處的歷史發展階段,實體經濟需要,制度體制環境,金融消費習慣,以及傳統文化都有關系,金融結構還是處于變化的過程當中,呈現不斷變化的上升趨勢,世界上不存在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融資結構,我們認為只有適合本國國情的金融體系才是最優的,也才能對實體經濟的發展起到積極的,促進的作用。才能及時有效的防范出現重大金融風險,世界各國國家正在致力于重塑國內的金融結構和國際治理格局,大家還在致力于探索,金融結構是經濟、金融規律演進發展的結果,同時也是可以塑造,可以優化的。

  一般來說,包括幾個方面的內涵,地區金融服務的渠道、方式、范圍,改善金融供給,提升金融服務效率,是非常有幫助的。我們中國過去改革開放40年的實踐,也證明了外資帶給我們新的經營理念,風險偏好,風險管控的技術和一些創新的金融產品方面,確實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說保險,很多保險產品,和做保險的經營模式,都是外資帶來的。但是外資所帶來的短期和長期的風險,以及可能面臨的金融失衡,也需要關注。國際上有不同的情形,有的市場高度開放,比如說有的國家,外資占比高達85%以上,在東歐一些國家,金融體系主要是外資作為主體,但是有的國家和地區,他的金融市場又是比較封閉的,外資活躍度非常低,外資在本國的金融體系結構里面,無論是從市場份額,還是從參與程度、參與深度,都是非常低的,不到1%。我們國家銀行市場份額現在也只有1.6%,保險高一點,5.7%,我們的股票市場也只有2%,債券市場是2-3%之間。外資的參與度也是反映了一個國家金融體系結構總體活躍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衡量因素。但是這個度如何把握,既要尊重規律,服務這個體系的需求。同時,也要做到能夠防范、控制好可能出現的問題,一般來講,一個活躍度高的金融體系,比活躍度非常低的金融體系更加有效率,也能更加滿足和適應經濟社會和金融消費者的金融需求,當然也更有利于金融穩定。但是,這個活躍度怎么把握,在一個國家的金融體系里面,各種機構的參與度,究竟在一個什么樣的合理水平,現在缺乏實證研究。

  所以總的來說,對于金融體系結構這一課題的研究,對于我們國家目前來說,具有非常強大的現實意義。政府機構和很多學者也在研究這個問題,中國究竟發展以直接融資為主,還是間接融資為主,中國的金融資源應該集中一點好,還是分散一點好,中國的外資參與度在什么樣的水平更合適,這都需要我們共同來研究,現在我沒有看到非常系統的,能夠更好地反映我們國家當前經濟發展階段,發展水平,我們傳統的文化,我們的經濟體制,我們的金融消費者習慣,能夠相適應,能夠形成一個金融與經濟和社會發展良性循環這樣一個融資體系的研究,需要我們共同探索。所以我覺得今天這一部分題目,大家一起來討論非常有意義,我就講這么多,謝謝大家!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院宗良主持論壇,宗良總結表示:第一個觀點,不存在非常有效的金融結構,只有適合國情的,適合你最好。在這里面特別強調的是德國和日本,德國和日本是一個體制,英國和美國是一個體制,兩個體制各種類型都有優勢或者是不足,一邊是喜歡創新,但也容易出風險,一邊相對穩健,這是第一個角度。

  第二個角度,直接或者是間接的比例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組成要素或者是功能定位非常重要,在這個過程中間,針對消費或者是投資者的需求,這個能滿足。

  第三個角度,也是反對質疑,有的專家各方面都是在說中國壟斷,我們發現一個什么概念?你一看這里面,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前幾大銀行占的比例比咱們多,咱們很少,咱們只有35-37%的比例,說到金融的活躍度,就是金融的占比,外資銀行這一塊兒比較特殊,咱們最低的時候,大概達到1.11%的資產,高的時候達到2.34%,2017年是1.7%,2018年年底的時候,大概是1.65%,應該說咱們這個比例將來還需要提高,但是未來到底是一個怎樣合理的體系,需要在座的各位努力去研究,還沒有人能說得好,讓我們對肖首席的演講表示衷心的感謝和歡迎。

(責任編輯:DF376)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摘要:張伯倫,張伯駒,張作相,非洲國家經濟排名,非洲巨蛙,非洲旅行
TAGS標簽:張伯倫,張伯駒,張作相,非洲國家經濟排名,非洲巨蛙,非洲旅行